更生,債務協商-從金融危機演變到債務危機?

從英國女王到底特律汽車城下崗的工人都在問同一個問題:爲什麽這麽多的專家沒有一個預測到金融危機的到來?這真是一個令人尴尬的問題。就在本次金融危機爆發之初,各國的領導人顯得束手無策,那他們怎麽又能保證不會發生第二次的金融大崩盤呢?

答案當然不能讓人信服。其實,現在還存在著另一種的危險,那就是金融危機不是慢慢消退,而是正在轉化爲另一種危機:政府的債務危機。

不管怎麽說,和幾個月前相比較,現在的投資者顯得更有信心一些,原因正是政府爲目前的金融體系編織了一個巨大的安全網。也就是說,政府以巨額財政赤字爲代價,推動經濟的發展,與此同時,各國央行相繼將利率減少到接近于零的水平。

那麽,如此慷慨的政府救助能最終解決問題麽?政府之所以能兜底最終還是來源于納稅人的口袋,但納稅人的錢袋也不是無底洞。如果最後連政府,特別是一些大國的政府都扛不住了,那麽局面真的就不可收拾了。目前,各國政府的負債水平非常之高,可以和戰後的情況相比較了。如此看來,政府的救市政策也非長久之計。

目前爲止,從好的方面來說,只要政府保持信用,這場危機就算是控制住了。從壞的方面來看,更生政府債務不斷地增長,如果一直這麽持續下去,就可能在幾年內發展成爲第二輪的金融危機。

目前,絕大多數人的擔心是美國的巨額外債,特別是對中國的債務——這種不平衡也導致本次危機的根本所在。亞洲人現在意識到,如果他們不斷地購買美國國債,就可能遭受歐洲三十年之前的苦頭。當時的美國政府通過通脹一下就減少了對外的負債。

現在的問題不是爲什麽沒人可以預計下次危機。其實一直有人在做這個事情,問題的核心是執政者是否能夠傾聽。對20國峰會的領導人來說,政府背負著如此巨額的債務,風險不言而喻,這才是他們在本月末匹斯堡會議上要解決的首要問題,否則,在不久的將來,伊麗莎白女皇二世和

如果這種方法不奏效,那麽政府的負債還能支撐多久呢?無人所知。經濟學家根據模型可以推算出一場經濟危機中哪國最容易受到沖擊。但對于何時會出現經濟崩盤,目前還無法得知。

根據我們的理論模型,一些過分運用金融杠杆的經濟體在崩盤之前,理論上來說,可以支撐數年到幾十年。這都可以歸咎于信心和期盼,總體來說是人類一些本質特性,因此,我們可以判斷哪個國家最容易受到金融危機的打擊,但要我們精確地指出何時何地爆發下一次危機,看來是不可能的。

這個我們可以和心髒病的發作來進行類比。如果一個人過于肥胖,高血壓和高膽固醇,從理論上來說要比沒有這些症狀的人更易得心髒病。但高危人群也可能幾十年都沒有發病。反而一些看起來的低危人群也可能得心髒病。

當然,如果我們能定期檢查,從中獲得有用的信息,這樣可以防止心髒病的發作。最終來說,如果一個人接受合理的治療加上徹底改變原來的生活方式,就可以更好地防止心髒病。

這同樣適用于金融系統。我們可以從良好的監控中獲得有用的信息。但只有我們重視這些信息才有用處。不幸的是,目前的現實是監管機構的薄弱和政客的短視行爲。

根據我和卡門•萊因哈特最近合著的一本新書《時代變遷:800年的金融界蠢事》指出的那樣,盡管各國的領袖和投資者一再保證,實際上沒有一個經濟體可以避免金融危機的發生。現在金融界的蠢事是:政府承擔了金融界的所有債務,我們倒不用擔心什麽了。

我們一向認爲政府不會對自己的債務協商違約。實際上,全世界的政府都一樣,通過直接還是間接地制造通貨膨脹來免除債務。就拿美國來說,在1970年代也將自身的債務通過通脹來減少。美國在1930年代也通過將黃金的價格從每盎司20美元變成每盎司34美元。

 

創作者介紹

買房子,賣房子

zhoulibing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