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考,函授代課族活躍在函授課堂

華大學老教授何兆武曾描述過“逃課、湊學分”的日子:“喜歡的課可以隨便去聽,不喜歡的也可以不去。”不過,這個暑假,一些來昆明參加函授集訓的成人教育學生,大都採取請人代上課的方式來應對課程。一般每節課需付“代課族”10元錢,對方可幫忙記筆記。再添點錢,還可以代寫作業和論文。
一個“灰色產業”開始在大學校園滋長。有高校教師稱,招考代課族主要是社會大環境所造成的,一些管理制度還不夠完善,急功近利之風盛行,很多人不再安心搞學術研究,學習成了一種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

教師剖析:
對教學質量有害無利
面對這種“代課服務”,授課教師頗感無奈。昆明某高校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教師直言不諱,“能騙你的老師,可是你騙不了你的學生。”
該教師以自己剛剛結束的一堂課為例:很多內容是要靠“意會”而不是“言傳”的,不來上課或者找人代上課的學員就很難吸收這些內容,無法提升教學能力。 “來讀函授的州市、山區的老師,想要提高水平、出人頭地,一定要珍惜機會,自己認真地聽課。”該教師勸誡道。
不少高校教師認為,這種現象反映了函授學生的學習態度。近幾年來為文憑、為保住工作崗位,來接受函授的學生越來越多。很多人不再安心搞學術研究,學習成了一種不得已而為之的工作,才會產生了這種所謂的專業函授服務。當然這跟管理制度不完善,急功近利之風盛行有關。

記者調查:
代課廣告散佈校園
“你們來昆明學習的同時,一定還有很多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們有一支專業團隊,特考可以代您上課、代寫作業、代寫論文。”這句看似十分貼心的告示,分佈在昆明某高校的多個角落。
記者走訪該高校後發現,無論是教學樓衛生間、宣傳欄還是宿舍樓的樓梯間,多處都張貼著印有“專業函授服務”字樣的廣告,廣告內容如出一轍:代上課、代寫作業、代考試甚至代寫畢業論文。其中的一張小廣告,還將“函授”寫成了“涵授”。記者粗略數了一下,大約有30多張這樣的廣告張貼於校園各處。
代上一節課10塊錢
隨後,記者以學生身份撥通其中一名函授服務負責人的電話。該負責人介紹,他所在的團隊成員主要是昆明幾所高校的本科生、研究生,一共約30人。 “一般不太偏門的專業,我們都可以派人替考,60元保及格,100元保高分,代上課收費為上午、下午和晚上各收30元,包全天的課優惠價是80元……”介紹過程中,該負責人的另一部業務電話響起。
另一家“專業函授服務機構”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他的專業團隊均為在昆高校研究生和本科生,可以為函授學員提供代上課、代寫作業、代考試、代寫論文等服務。其中,每上一節課收取10元錢,包括記錄上課筆記和代寫少量作業。
當記者問及代考會不會被查出時,該負責人說只要換下學生證上的照片即可,因為他們工作人員的學生證照片上同樣有鋼印。
學員反應:
排斥派:學習不是混文憑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暑期在該校修讀函授課程的學員,多為省內各州、市中小學及幼兒園教師等在職人士,年齡從20多歲到50歲不等。已臨近函授畢業的陳老師來自東川,她表示,之所以出現這麼多所謂的函授專業服務,是因為這些“服務”人員比較了解函授學員的需求。
另一位來自版納的刀老師說,宿舍門縫經常會有人扔進類似的小廣告。 “函授是難得的學習機會,我們來昆明學習是為家鄉的學生負責,而不是混文憑。”
默認派:學員本就為文憑
在記者的調查中,部分學員表示可以理解,“因為一些函授學員會因自己工作上和生活上的某些特殊原因而無法獨立完成學習,這就需要一種專業的服務來替他們分憂解難。 ”也有花錢找人代上課、代考試的學員直言:“函授本來就學不到多少有用的東西,我就是為文憑來的。”

 

創作者介紹

買房子,賣房子

zhoulibing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