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丈夫婆婆卻誇他有魅力
我和山泉是對門鄰居,小時候我們常結伴玩耍。直到今天,我還記得我們赤腳在小河中嬉鬧外遇,山泉用剛捉到的泥腥小魚逗我玩的情形。青梅竹馬的情形延續到了我們結婚,人們說我們最般配不過了,山泉高大,我纖秀苗條;山泉是做活的好手,我是個能幹的媳婦。婆婆也很喜歡我。
雖說日子一年比一年好,但山泉眼看人家蓋了三上三下的樓,外出打工的人回來時大包小包的瀟灑,心癢癢的。他覺得他也很能幹,也能成功。他說要我和他一起去上海闖一闖。我當時很猶豫,而公公婆婆說山泉的想法很對。就這樣,我們來到了上海。我們一點也不覺得它陌生,對山泉來說,上海好像是一個遙遠而重溫了多遍的夢。

慢慢地我們落下了腳,山泉當上了小工頭,我也在百貨公司做起了收銀員。老家的人到上海來,到我們租住的小屋瞧瞧,都說外遇挺好的。過年過節回家,我們也一身光鮮,大包小包地往回帶,婆婆笑得合不攏嘴,拿上我們帶的城隍廟瓜子什麼的,東家西家一家不漏地分到,說是兒子媳婦帶來的。大家都知道我們在上海有了工作,而且不是最初級的民工工作了。大家都說我們開始像上海人了。

說到這裡,青青露出了苦澀的笑容,說自己當時太虛榮,現在想想,哪裡的人不都一樣?人好才是最關鍵的,開心才是最主要的。老家的天藍得像畫一樣,空氣純淨得像初戀一樣,吃的蔬菜是自己種的,不含農藥,喝的水取自五里外的山澗,絕對正宗的礦泉水,就連住的窯洞也冬暖夏涼,比空調還空調。但當時我們卻一心嚮往城市,不知珍惜。

剛到上海時,我們連橋洞都睡過,日子非常艱辛。山泉安慰我說,外遇沒關係,會好的。山泉最終到一家建築工地上做泥瓦匠,我找人家做保姆。一個月見一次面,他都像個泥猴。他瘦得讓我心疼,我說不如回家吧。但他說這樣回去就別想抬起頭來了。他說他會好好做。

剛到上海時,我們連橋洞都睡過,日子非常艱辛。山泉安慰我說,沒關係,會好的。山泉最終到一家建築工地上做泥瓦匠,我找人家做保姆。一個月見一次面,他都像個泥猴。他瘦得讓我心疼,我說不如回家吧。但他說這樣回去就別想抬起頭來了。他說他會好好做。

慢慢地我們落下了腳,山泉當上了小工頭,我也在百貨公司做起了收銀員。老家的人到上海來,到我們租住的小屋瞧瞧,都說挺好的。過年過節回家,我們也一身光鮮,大包小包地往回帶,婆婆笑得合不攏嘴,拿上我們帶的城隍廟瓜子什麼的,外遇東家西家一家不漏地分到,說是兒子媳婦帶來的。大家都知道我們在上海有了工作,而且不是最初級的民工工作了。大家都說我們開始像上海人了。

說到這裡,青青露出了苦澀的笑容,說自己當時太虛榮,現在想想,哪裡的人不都一樣?人好才是最關鍵的,開心才是最主要的。老家的天藍得像畫一樣,空氣純淨得像初戀一樣,吃的蔬菜是自己種的,不含農藥,喝的水取自五里外的山澗,絕對正宗的礦泉水,就連住的窯洞也冬暖夏涼,比空調還空調。但當時我們卻一心嚮往城市,不知珍惜。
 

創作者介紹

買房子,賣房子

zhoulibing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