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南京首家女子徵信社
對話:只接受“老婆”委託

“夫妻才有知情權,將你們的結婚證等相關證件帶來給我看一下。”在該公司辦公室,女老闆宋瑜資顯得很忙。
在與記者談話當中,談話不時被電話諮詢所打斷。
放下電話,宋瑜資說:“像這樣打電話詢問情況的人每天都很多,尤其是晚上。她們有的說是調查丈夫的事情,但是她們往往拿不出證據,證明是夫妻關係。甚至有相當一部分,就是第三者本人打來的。”
她明確表示,對方和委託人沒有婚姻關係,就不會幫助調查。
為什麼只接受女性的委託?
宋瑜資告訴記者,成立這家調查公司的初衷,就是為了幫助受傷害的女性。
就像預期設想的那樣,所有前來尋求幫助的,一般都是30歲到40歲、有個幾歲孩子的女性。
委託人多是中年女性

前來“聖徒”求助的女性涵蓋了各個年齡層,其中以30—40歲的女性居多。她們中有全職太太,也有女強人,還有不少工薪階層。
委託人委託的事件各式各樣,宋瑜資會先聽後分析,告訴對方像她這種情況需不需要出動人員調查,調查目的是什麼,調查出結果後又該怎麼做。
有很多人都是因為懷疑自己的丈夫有外遇從而找到了調查公司,她們帶著滿腔的怒火痛斥丈夫的不忠,並揚言查明屬實後一定要將其告上法庭。
無獨有偶的是,這些被調查對像大都經濟寬裕,在滿足家庭生活所需的同時可以負擔消遣娛樂。
“人到中年的時候,經濟收入不錯,夫妻感情處於平淡期。卻不知道,這個時候的女性一定要找到自我,不能將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丈夫的眼皮底下。尤其是自己的缺點,更要收藏起來。”宋女士希望給現代的女性朋友提個醒兒。別把老公當成自己的天,要有自己的生活圈。
根據宋瑜資長期的經驗總結,男人在外面有外遇,做妻子的要視情況而行。
如果兩夫妻感情長期不和,即使丈夫主動向妻子承諾“不會再繼續”,做妻子的也不可以掉以輕心,因為丈夫有可能在為自己爭取時間,對自己的財產進行轉移。
“尋求調查公司的幫助只是後路,最重要的還是夫妻兩人的溝通、包容。”
女大學生“金絲雀”求助

同時“聖徒”還開了一部24小時的熱線。
讓記者震驚的是,宋瑜資坦言給她打電話的多為在校女大學生,因為種種原因被人包養或者是淪為有婦之夫的情婦。 她們中有些是不想拼搏想盡快地過上好生活,有些則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更有些是家庭的壓力帶給了孩子不好的影響,她們需要尋求一種發洩的方式。
宋瑜資表示,有些女孩子想得太天真了,希望找個有錢人,自己將來開個花店或者做點自食其力的事情,但是她們不知道:願意出錢的老闆不會給你太多自由,反而會想盡辦法防止你翅膀長硬,以後難以控制;而給你自由的,就不會有很多的錢給你。
再者,走上被包養之路的女孩子,本身也不會有多少剩餘的錢,她們不會滿足於一支20元的唇膏和幾十元一件的衣服,她們在物質上的要求會一天比一天高,最後的結果就是,男人給的錢只夠基本的開銷。
工作:用多輛車輪換跟踪

記者對調查公司的“委託費”很好奇。宋瑜資說,調查公司提供的服務,沒有一定的收費標準,要根據委託人要求的難易程度,以及得出結果所要消耗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而定。
她舉了一個例子:“調查需要出動一部車是150元,外加50元的油錢,一個會駕駛車輛的調查人員200元,一個攝影調查人員200元,那麼加起來就是600元。”
但是也有特殊情況,被調查人員的行動習慣不同,如果所需要的調查時間過長,調查公司會根據實際情況適時告訴代理人還有沒有必要調查下去,如果代理人堅持要調查下去,那麼費用也會相應地變高。
至於徵信社們的工作方式,也頗為“科技”:獲取情報要用多部車輛輪換跟踪,利用對講機相互協調工作任務,不失時機地錄音、拍攝,獲取有利的證據。這些投入,使得整體收費很難太低。

通常,每當人們提到“調查公司”或者“徵信社”,就會聯想到小說上面的奇幻人物。而在南京,不僅有眾多的私家徵信社,還出現了第一家女子徵信社調查公司,只接受女性委託人的委託。昨天,記者走訪了這家南京聖徒女子調查公司,揭開這一行的神秘面紗。
這些私人調查員在法律的邊緣為情感的受害者行走,找他們辦事的女性,也在感情“走鋼絲”的無奈中,做著種種掙扎…… 案例:老翁瞞妻偷藏避孕套

在“聖徒”女子調查公司,公司負責人宋瑜資向記者說了最近的一項“委託”。
今年已經70歲的退休人員何某,其妻子張某是一位高級知識分子、多年的先進工作者。平時兩人早早一塊出門晨練,一塊到菜市場買菜。日子過得和和美美。
但是,就是這麼一對外人看來毫無問題的老夫妻,卻在老太發現老頭在吃壯陽藥且在書房藏有避孕套後陷入危機……細心老太發現避孕套
就在近些日子,老太發現老頭在吃壯陽藥,並在其書房找到一定數量的避孕套。老太很理智,沒有立刻找老頭理論,她記下避孕套的個數,每晚等對方睡下以後就悄悄起床清點避孕套有無減少,漸漸地,老太發現避孕套隔幾天就會少一個。
老太疑心老頭在外搞“一夜風流”,她沒有跟任何人說,也沒有找老頭求證,而是當起了“臨時徵信社”,每天騎車跟踪老頭,足足堅持了半個月之久。
最終被老太發現,老頭每隔四五天就會去一次洗頭房,並且在裡面待很長時間也不見出來,而且每出去一次消費為100元。
因為家裡的錢財平時都由老太保管,老太定時會給老頭一些零花錢,數額為300元,夾在書中由老頭自行取用。
近日老太為了調查老頭行踪,很有心地記下每張紙幣的編號,又被她發現每次去看錢都還在,但卻不是原先老太放在書裡面的,而是老頭用自己的“私房錢”頂上的。
老太就這樣白天跟踪老頭,晚上半夜起床數避孕套,生活一時陷入一片混亂……
老妻選擇和解老太的“夜間行動”最終還是被老頭髮現了,老太覺得是到該攤牌的時候了,於是把避孕套往地上一摔,憤怒地吼道:“找什麼?你說我在找什麼啊?”老頭看到地上的避孕套,也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老太接著語重心長地說道:“老頭,你都一把年紀了,還做這種事,說出去丟人呀……”“哎呀,這個你就別管了,我們現在不是很好嗎……”老頭好像毫無悔意,老太越想越生氣,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這樣,老人來到了“聖徒”,希望得到幫助。老人的子女也支持老人離婚,但是宋瑜資的意見是主張不進行調查。一個70多歲的老人,如果離了婚,等待她的也許就是要孤獨終老一生。
最後,張某自己選擇了回家和丈夫溝通交流,準備用重新讓自己煥發光彩的方式尋回老伴的心
隱秘:“徵信社”間互不相識

作為調查公司,內部十分“神秘”。宋瑜資說,員工信息是不予公開的,一是為了保護“徵信社”們,二來也是出於工作需要。前來公司應聘的多為大學畢業生,一般都在30歲以內,“年輕人對徵信社工作也比較感興趣。”每個人一進公司,都會有一個星期的雙向選擇期,“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適應夜間出動的生活。”
宋瑜資告訴記者,每個調查小組一般由4名成員組成,其中有專業的司機、攝影師和調查人員等,4人分工合作,輪流休息。員工都是24小時待命,請假必須提前。 “絕對不容許任務分配下去,有人說臨時有事。”
有意思的是,就連員工之間,互相都很“神秘”,只有同組工作人員之間才會照面,組與組之間都互不認識,也不會有任何工作上的接觸,因為宋瑜資從不給他們開會,只是嚴格地按照規定來辦事。 “這是為了絕對的保密。”她稱,公司開辦至今,都沒有過徵信社在調查過程中被發現的案例。
而且,徵信社這一行還需要大量“綜合型”人才。
宋瑜資告訴記者,由於調查對象構成的複雜性,要求調查人員掌握廣泛而全面的調查信息,如果是採取擺攤定點調查的方式,就要求台北縣徵信員掌握相關專業知識,避免暴露身份,工作才可以順利展開。
對調查人員的收入,宋瑜資也不避諱地透露,調查人員在南京屬於高收入群體。
爭議:呼籲出台行業規範

雖然宋瑜資表示,該公司的員工目前沒有在調查中被發現的案例。但是,她也坦言,“台北縣徵信社”的產生,是基於一段法律上的空白。
江蘇聖典律師事務所的王全鳳律師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目前的立法和社會現狀,對調查公司還沒有明確的禁止條例。
即使是被侵權人知道有人調查他,如果被侵權人不追究,法律也沒有主動追究權。因為法律是講究實實在在的證據的。
他認為,從目前現狀看來,未來幾年內,可能也不會有相關的法律出台。
據記者了解,鑑於法律的舉證要求,婦女不得不付高價僱高雄縣徵信去蒐集丈夫背棄家庭的證據。然而,私人徵信社的出現,必然帶來許多社會倫理的問題,還會製造灰色地帶,甚至還會觸犯法律。
比如說,妻子要求調查丈夫是否包養二奶,徵信社要想完成此項任務,就必然觸及丈夫的隱私權,然而,法律沒有賦予高雄縣徵信社調查個人隱私的權利。
採訪中,一位市民就表示,私人徵信社的私自“取證”行為容易侵害公民的隱私權,讓人沒有安全感,如果讓“私人徵信社所”隨意存在,每個人以後都得提心吊膽,說不定哪天自己的隱私就會公之於眾。
而另一些市民則建議,應該盡快出台相關的行業規範,來規範私人徵信社市場。

創作者介紹

買房子,賣房子

zhoulibing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和平
  • 请调查我老公在外的私生女
  • 和平
  • 请调查老公在外的私生女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